• 北上广曹!这一次,轮到县城爆发了?
  • 资讯类型:城市规划  /  发布时间:2021-05-21  /  浏览:2401 次  /  

微山房产网讯

以下文章来源于西部城事 ,作者西部菌


探寻西部经济、文化、历史脉络,在西部读懂中国城事

文丨西部菌

 

在山东省西南部,鲁豫两省八县(区)交界处,有一个叫曹县的地方,这几天成为话题中心。

 

向来低调的山东菏泽曹县,瞬间成了“宇宙中心”,短视频、社交平台上,曹县梗的相关话题五花八门。脑洞大开的网友,围绕这座县城炮制出各种段子:

 

比如“北上广曹”,比如“宁睡曹县一张床,不买上海一套房”,比如“想回老家曹县看看,却不知曹县通行证怎么办”。

 

曹县的爆红,遵循着短视频时代的传播规律,但又不止于此。在深度剖析曹县后,我们可以发现,这座突然走红的县城,一直以来都在厚积薄发,有着深刻的互联网基因。

 

而曹县近些年惊人的发展变化,正是互联网下沉之下,中国式县城崛起的一个缩影。

 

01

 

说起曹县的走红,不得不提网红博主“大硕”。


曹县土生土长的他,早在2018年就在快手直播间用极具特色的山东口音,喊出了“山东菏泽曹县,牛bi666,我勒宝贝”。

 

略带土味的风格,魔性而又浑厚的大嗓门,让这句喊麦在近期逐渐蹿红,并引来诸多跟风模仿,这成了曹县爆火的直接导火索。

 

当然,曹县梗的热度能够在网络上持续多天,不仅是因为一个网红。


人们发现,“宇宙中心”虽然只是调侃,但“牛bi666,我勒宝贝”的曹县,实力确实不是完全靠吹的。2020年曹县的GDP为463.82亿元,位列菏泽全市第一,同比增长4.1%;人均GDP更是超过3.2万元。

 

经济实力不凡的曹县,近些年频繁登上百强县排行榜、县域网络购买力百强榜等榜单,产业层面还隐藏着几个行业冠军:

 

2017年,日本东京电视台综艺节目到曹县采风,节目给出了一组数据:有90%的日本人购买棺材的时候选择了曹县的产品。


汉服市场上,“曹县制造”更是占据了三分之一的份额。

 

所以,对于曹县的走红,有论者称其为,“县里人对都市社会左右网络公共议题的一次抵抗和逆袭”。当然,我们也可以理解为县域经济的一种自我证明。

 

曹县火遍全网,成为网友口中比肩北上广深的存在,虽然有相当多的巧合因素,但它的互联网基因,其实远比我们想象中都要强大,走红绝非偶然。

 

一个有力的佐证是,面对爆红网络后,外界对曹县的各种戏谑和调侃,曹县县委副书记、县长梁惠民很快公开回应舆情:

 

各位网友对曹县的关注度非常高,不论是正面的,还是调侃的,我们都欢迎到曹县来走一走,看一看我们真实的曹县。 


曹县县长谈到,曹县的火与曹县人民敏锐、接触新事物的特点,和互联网思维有很大关系。而不惧负面调侃,借助互联网营销,县长的开明姿态,足以说明这座县城对互联网的态度。

 

02

 

走红后的曹县,实力再也藏不住了,但曹县能有今天的水平,也是持续多年努力的结果。

 

曾经的曹县,到底有多么穷困呢?2014年,有媒体曾经刊发了一篇题为《山东曹县城镇化困境:缺乏产业支撑,土地收入仍不低》的报道,有几组数据值得参照:

 

在曹县当地,一个月2000元左右的打工收入很难吸引当地的年轻人留下来。去年曹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为9242元,比打工者收入更低。

 

较早前一份数据显示,曹县劳动力总量(男16—60岁,女16—55岁) 为87.7514万人。全县外出务工人员总数达38.3406万人,其中,省外务工24.4867 万人,市外务工36.1721 万人。 


在曹县一路开挂,朝着“北上广曹”进击的道路上,电商和短视频是绕不开的关键词。

 

早些年,曹县有着做寿材、服装产业的基础。随着电商的流行,当地的一些企业开始在网上开店,同时精准地捕捉到了戏服产业的市场需求,开始面向全国市场生产演出服饰。

 

而近两年来,随着短视频的火热,原本小众的汉服,经过短视频传播之后,日益在年轻人中间流行,曹县很快依托服装产业链的基础,生产和制作汉服。

 

公开数据显示,2019年,曹县大集镇从事汉服生产的电商企业达286家,全年汉服销售额为13亿元。曹县出品的汉服,销量基本上已经占到了全国同类市场的三分之一。


汉服属于一种很精致的服装品类,极其讲究形制,讲究设计感。曹县这种县城,不可能是汉服的主要市场,那么当地企业为何能够捕捉市场需求,将汉服卖到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呢?

 

这就是曹县最神奇的地方。在互联网下沉的背景下,曹县的互联网基因,让它具备了开阔的眼界和敏锐的市场嗅觉。

 

比如,当地的一些汉服商家,往往会自建粉丝群,并在各类网络平台开设账户,“平时特别重视与汉服粉丝的互动,通过话题设置,找出他们的需求”。

 

曹县的“三哥”在接受中新社的直播采访中说,疫情期间汉服推广困难,“走投无路时遇上了快手”。短视频和直播的电商形态,平台的流量,让曹县制造的汉服产品,被更多人看见,拓宽了市场范围。

 

其实,不仅商家善用短视频、电商等新经济基础设施,当地官方也积极进行政策引导。前面提到的县长梁惠民,此前还曾公开直播带货,为汉服产业直播代言。

 

早在4月14日,曹县电商考察团就应快手科技的邀请,到快手总部考察调研。

 

可以说,在走红之前,曹县已经是一个极具网感的县城,而主动借力互联网的发展思路,正是曹县经济逆袭的一个重要密码。

 

03

 

2019年的城市建设年鉴显示,全国一共有1516个县城。

 

近些年来,在城市群、都市圈和中心城市的大发展逻辑下,县城的发展一直不被看好。

 

县城享受不了地铁等大城市标配的基础设施,新建住宅都被要求以6层为主,不得超过18层。而在大城市的虹吸效应下,人口更是不断流失,房价下跌,楼市库存严重。

 

比如近段时间来,各地区陆续公布了七普人口数据,深圳、广州、西安、郑州等城市,此前的抽样人口数被严重低估,而多出来的数百万人,很大部分正是来自于那些不起眼的县城。

 

但曹县的例子说明,在一二三四线大城市的围剿之下,找对发展路径,小县城完全也有逆袭的春天。

 

曹县走红之后,很多人担心,一阵风的舆论热度之后,真实实力远远无法和北上广相提并论的曹县,未来还能火多久?不靠玩梗,曹县还能走多远?

 

这样的担心,在丁真带火的四川甘孜理塘县,和拉面哥带火的山东临沂费县网红村身上,都曾经出现过。但事实上,曹县代表的县城崛起,同样不是偶然的个案。

 

其实如前所述,曹县的走红,这座县城自带流量的互联网基因,本就是重要的前提。而互联网以及快手等短视频平台,对当地新经济基础设施的改造,早已经深入到了产业带层面。

 

数据显示,到2021年,曹县汉服产业链上的商家已经有2000多家,原创汉服加工企业超过600家。围绕汉服的设计、生产和制造,当地已经形成了严密的产业链分工。

 

哪怕没有“宇宙中心”“北上广曹”的热度加持,隐藏着单项冠军产业的曹县,依旧可以低调地发家致富,在县城人口集体流失的前提下,吸引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创业、就业。

 

当然,从不起眼到爆红网络,从陷于贫困到快速翻身,曹县的真正意义在于,它为县域经济的发展,提供了一种范本。

 

说白了,交通枢纽、资源禀赋等,不是所有的县城都具备,但像互联网这样的工具,却是去中心化的,绝非哪个城市的专利。


善用互联网工具,小产业也可以大有作为。

 

对于那些陷入发展困境的县城来说,不妨多学学曹县。改变思路,创新思维,找准方向,处于竞争劣势的县城,才能真正“牛bi666”。



--新房、二手房、租房、装修 上微山房产网www.wsfc8.com

帮助说明 | 法律声明 | 关于我们 | 收费标准 | 联系我们 | 留言咨询
微山房产网 www.wsfc8.com 版权所有 ,微山新房二手房租房装修信息网站 转载本站信息注明出处
微山房产网客服中心 ,非中介 ,地址: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奎文路宇昊大厦316
网站客服QQ:2977819368 微山房产群:334373741 楼盘交流群:696076525
浙ICP备13023982号-108 公安备案号:37088202000199
回顶部